江濡山:深度评脉2019中国经济趋势及变局

  文/新浪财经定见 领袖 (微信大众 号kopleader)专栏作家 江濡山

  虽然 这个春节,中国亿万民众仍旧 是在“欢天喜地过大年”的团圆气氛中度过的,但各级党政一把手和企业财团核心决策人,却策画 着春节后怎么 评脉 局势、策略布局,预防随时可能呈现 的“黑天鹅”工作 及若隐若现的“灰犀牛”现象。

江濡山:深度评脉2019中国经济趋势及变局

  2018年中国经济的“酷寒与苦涩”仍然挂齿未尽,令不少投资人及企业家心有余悸,关于2019年中国经济走势的各种“危言及预判”已开始悄然传达 ,令很多人“心神不安”。虽然 这个春节,中国亿万民众仍旧 是在“欢天喜地过大年”的团圆气氛中度过的,但各级党政一把手和企业财团核心决策人,却策画 着春节后怎么 评脉 局势、策略布局,预防随时可能呈现 的“黑天鹅”工作 及若隐若现的“灰犀牛”现象。    

  今天是猪年春节后上班第一天,与产经领域的朋友们体系 地分享一些观点 和考虑 。

  1.对“中央关于经济形势的分析判断及应对策略”不要有太多的质疑,毕竟站位和视角不同。

  近期听到经济学界发出的声音比较散乱,高度的不一致。

  有人对2019年的经济趋势慎重 乐观,认为经济运转 局势最困难 最苦楚 的2018年现已 曾经 ,新旧动能转换等因素会使2019年的经济景气逐渐 向好;

  也有人认为,2018年呈现 的“内交外困”局势 仍将维持,当地 债务恶化、金融及外汇循环失衡、各领域赋闲 “共振”、社会各阶级 不满情绪的开释 、特朗普完全 翻脸等五大可能因素,会使中国经济表里 循环受阻,新旧矛盾冲突加剧,进而引发社会各层面矛盾激化,并发生 连锁反响 ;

  还有一种折中观念 认为,虽然 2019年可能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问题最凌乱、局势最严峻、经济增速最低的一年,但也要看到中国经济总规模现已 足够大,且总量仍在继续 添加 ,中央政府应对各种危情的手法 和东西 仍然很多,没必要 过度忧虑 和忧虑。

  在这种形式 下,有不少人开始对前不久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关于2019年经济趋势做出的分析预判及对策,有所质疑。乃至 有人认为,中央对未来的经济趋势的预判过于乐观,对不均衡的改革开放带来的经济社会开展 失衡、对社会各阶级 的利益冲突、对中央与当地 的利益分配不均等问题,显着 忽视了。

  其实,上述问题看似都有道理,但换位到中央的站位和情绪 来审视,至少有三个问题都“不是问题”:

  一是中央决策层对问题的分析和形势的研判,有足够全面、精准的数据和依据支撑。决策层取得 数据的广度和深度,足以支撑其作决断时会拿捏得恰到利益 ,一些专家学者“瞎子 摸象”的思维,显然是多虑了。

  二是中央对问题的研判,首要 是政治思维,其次才是经济思维。假如 只是单纯从经济思维来分析研判,显然不合适 中国的现实国情,再说,纯碎的西方经济数理分析,是建立在数据出处合理、精确 的基础上,这方面显然不习气 中国的病症;

  三是中央对各种可能呈现 的“极端状况 ”,均有应对预案。也有统一策略性的安置 和打法,即便 呈现 “黑天鹅”与灰犀牛共舞的现象,也会有十分 的对策合手法 。

  决策者的思维其实很简略 :怎么评论 谈论 都不为过,但不要搅扰 中央的思维逻辑及决策的落地。

  2、2019年中央金融策略及政策的一个核心思路是:要以钱银 及财务 策略化解金融风险。

  此举可以了解 为,不要坐等金融领域呈现 风险爆裂,而要及早以财务 及钱银 手法 排雷和设防线。因此,施行 积极的财务 政策和稳健的钱银 政策,是2019年的政策基调。但是 这个政策并没有详细 的方针 和操作策略,意味着弹性空间较大,中央各个部门和各地政府可操作余地也比较大。比如中央层面:可以施行 较大规模的减税降费、较大幅度添加 当地 政府专项债券规模、坚持 流动性合理充裕。当地 层面:可以更大胆更大规模地举债,乃至 举新债还旧账,可以适度放宽地产市场,可以适度提高直接融资比重,可以适度与民营企业“交朋友、吃便饭”。但总的原则是,不要把问题和矛盾层层上交。

  因为 钱银 泡沫太大,当地 债务规模过大,2019年去杠杆的策略还要加力,但施行 策略不会像2018年那么猛那么二。

  2019年股市趋势,底子 没有太大悬念。整体 预判是:继续下跌现已 没有多大余地,向上反弹也没有多大动能。因此。大都 人预判,2019年中国A股应该在2600点以下低位震荡,这种阴冷局势 ,可能要继续 较长时间。原因有四:

  一是大都 上市公司本身太水,能发明 盈利的有用 资产规模及收益能力有限,很多国有上市公司资产规模不断虚胖,但竞争力日趋削弱 ;

  二是中国金融体制、投融资体制的病态基因仍然 如故;

  三是整个国民经济开展 ,即便是规模越来越大的新兴产业、新型财团,对中国资本市场的依赖度显着 减少;

  四是产业业态的多元化、投资渠道的多元化、IPO途径 及退出机制的多元化,从某种程度上,现已 开始远离中国资本市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