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联24小时书店"五一"刷夜读者比平日多两倍(图)

三联24小时书店"五一"刷夜读者比平日

多两倍(图)

  昨日 晚上,24小时营业的三联韬奋书店内,一名读者捧着一本没看完的书在书丛之中睡着了。 本报记者 和冠欣摄

  “五一”夜间,北京首家24小时书店——三联韬奋书店里,人流比平日 晚间至少多了两倍,深夜逛这家书店已成为节日新型文娱 方式。

  夜读,年青 人最多,但也有平时少见的三口之家、中年爱人 ,还有孤单 的白叟 、一时找不到工作的人。夜读早已超出了阅读本身,更像是社会日子 的众生相

  5月2日零点前,三联韬奋书店里乃至 还很喧哗 ,有人大声打电 话,还有彼此 攀谈 的声音,此起彼伏。摄影 发微博、微信,就像是集体行为艺术一样,有着惊人的重复率。到了清晨 两点,人流逐渐从200多人降至大约120人,书店这才完全 归于平静。

  年青 人的“自助游”

  年青 学子的夜读,绝大大都 都是“自助游”的一部分。

  采访10位大学生后,得到的成绩竟然惊人类似 :道路 一,下战书 到向阳 大悦城排大队看哆啦A梦隐秘 道具展,晚上到北京人艺看话剧,终究 夜宿书店;道路 二,草莓音乐节狂欢往后 ,从通州一路奔波而来,最终夜宿书店。

  石家庄邮电职业技能 学院大二学生丁叮走的是第一条道路 ,半个月之前他就预订过80元左右的旅馆 ,但未能如愿。“我北京的同学说,韬奋书店是一家24小时书店,让我去蹭夜。”大连交通大学大二学生王桢选择了第二条道路 ,他的夜读理由更随性一些,“只需 不上课就有精力 ,熬夜看书算什么?”中国公安大学的杜奕恒也是走的第二条道路 ,他的夜宿有被迫的成分,“我们校园 规则 很严,请了隔夜假就不能回去了,我只能睡在这儿了。”

  无论男女,这些夜宿的大学生绝大大都 都是孤身一人。丁叮说,这个时分 ,宿舍里的难兄难弟都在劈里啪啦打电脑、玩游戏。而杜奕恒说,他和很多同学一样,平日 或是看微信大众 号上的免费内容,或是玩游戏,很少看书,只是最近才看过一本叫《肠子》的书,“光听听这书名,你就知道它多有个性了,你也会了解 我为什么看了。”北京理工大学大二学生杜艺丹也是一个人来的,“我的同学都喜欢逛街,没人情愿 陪我来书店。”

  夜游者的“大睡房”

  时针指向清晨 3点的时分 ,陆陆续续走了一批人,剩下的大约有80人左右。眼力 所及,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还在看书,大部分人现已 睡去,身旁散落着书包、水杯和饮料瓶,整个书店显得庞杂了。

  他们的睡姿各异。命运 好的趴在为数不多的桌子上睡下,更多的人席地而坐就入了眠,手里的书还在,脑袋却垂了下来。还有的人竟然坐在书架的图书上,悄然进入了梦乡。躺在地上睡的仅有两个人,他们或枕着书包,或把衣服卷成团当枕头。

  睡在地上的赵先生夜里从天津回到了北京,他刚刚完成微电影《我是舞者》的场务工作,主要负责设备 拍摄用的轨道,“我忙了5天,每天只睡两个小时,我是和器材、设备一同 回京的。”34岁的赵先生说,他没有成婚 ,住在北四环望和桥附近 的地下室,家里特别潮,也很冷清。他舍不得书店的温温暖 人气,不肯 意脱离 。

  在狭小的通道睡下,赵先生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已 挡路了。正在书架前找书的李承跨过赵先生的身体才困难 走了曾经 ,但他并没有诉苦 。“我在英国学习七年,英国不少城市都有24小时书店,我亲眼看到过店员给睡着的读者盖毯子。”李承说,在国外,深夜的24小时书店就像是年青 人、失意者的家一样。

  阅读者的“读书吧”

  一些三口之家和小夫妻,深夜造访书店则饱含更多喜乐的味道 。

  来自天津的钟适本年 10岁,他和爸爸、妈妈晚上9点从天津出发,12点到的书店。不知不觉,一家人在书店兴高采烈地转了两个多小时,买了500多元的书。清晨 两点多的时分 ,妈妈这样告诉 意犹未尽的儿子,“我们到楼上咖啡厅吃点东西,一会儿就回家。”

  在为数不多今夜 读书的成人中,一位10岁的小男孩较为 显眼,那本厚重的《爬山 圣经》在他手里显得真实 太庞大。“我看的书,比这厚的有的是。”小男孩声称 道。男孩的妈妈随后也证明 说,两年前,因为孩子眼睛散瞳,给他念了《福尔摩斯探案集》,成绩他一会儿 喜欢上看书了,《藏地密码》10本,丹·布朗系列等等不少大部头都一网打尽,“有一次他在房间里看了一夜书,我们后来才发现。”妈妈说。